陈阿姨介绍说,每逢周一、三她都会到社区组织的戏剧团练戏。“一大帮票友,从不会觉得生活平淡。”除了练戏,陈阿姨还热衷于旅游,“上次生日时,女儿送了一部相机,她怕我寂寞,也支持我到处走走。”陈阿姨说,迟点等天气好转,她打算跟团去上海世博。

  通过与陈阿姨接触,笔者发现陈阿姨身边的老广们大部分是“熟年族”,他们都是退休职工,过去都有一份理想的工作,子女都忙于工作但是他们都没多大的生活负担。他们懂得如何享受生活,有的热衷旅游,有的是养生专家,更有甚者是追星专业户。

  “我妈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方大同的,想起就觉得好好笑。”家住在越秀区东山口的冯小姐笑着告诉笔者,前一阵在中山纪念堂举行的方大同演唱会,她妈妈早就叫她帮忙买票,“现在说的那些港台明星,没几个她是不认识的。”冯小姐说冯妈妈也正以熟知潮流动态为自豪。

  一身潮流打扮的冯妈妈加上她爽朗的笑声让笔者深信冯妈妈是位“潮人”。她说,“跟年轻人一起,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更有活力,谁说老人家不能听流行音乐的?哈哈……”

  像陈阿姨这样一群人,他们大多在45岁至64岁之间,经过了累积,无论是消费能力或是人生阅历,都站在一定的高度之上;他们事业有成、生活稳定,儿女大学毕业,没有生活负担;他们展现出不同形色的光华风采,在这弥漫着不确定氛围的社会中,显得格外超然于世俗。他们被称为“熟年族”。

  两年前,渡边淳一的《熟年革命》让“熟年”一词更广为人知,书中倡导“白金风格”,提倡已到熟年的人们要让自己更璀璨。对于正在进入老龄化的中国,“熟年族”的生活显得更有意义。

  熟年族作为一个特别的群体,其文化触觉也变得格外敏感,不少熟年一族都勇于追求新鲜时尚并且格外注重健康与外表。

  广州越秀区关爱老人团体负责人则表示,儿女、社区更应注重熟年一族心理、文娱和精神生活的需求,倡导他们对传统封闭的老年生活进行颠覆与突破,并提供相应环境和平台,让他们活出真我风采。